首页 矿业 正文

布局矿业、试点央行数字货币,哈萨克斯坦的「加密梦」如何了?

2021-07-22 14:48:10 来源:01区块链 阅读:6755
   
哈萨克斯坦除了成为中国矿工出海首选之地外,政府及企业也积极推进加密货币相关产业。

原文标题:《哈萨克斯坦的「加密梦」》
撰文:潘政麟

「除了矿场的蓬勃发展,哈萨克斯坦还进行了一系列加密货币相关布局,比如近期宣布打造世界上第一个太空加密交易所。」

能耗问题始终是悬在加密货币世界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截止 2021 年 5 月 10 日,全球挖矿产业的能耗是 149.37 太瓦时(1 太瓦时等于 1 亿度电)。中国一直在限制虚拟货币在境内发展,但在过去很长时间内,中国都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挖矿产业主要聚集地。英国剑桥大学的数据显示,中国一度占据比特币网络 65.08% 的算力。

但最近,中国监管部门开始密集出台政策,限制境内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活动,且全面禁止加密数字货币矿场的运营。

随着监管态势趋严,许多矿场纷纷考虑出海事宜。而在众多国家当中,哈萨克斯坦成为热门的出海地点之一。哈萨克斯坦在政策,能源以及成本方面的优势,都吸引着众多矿场涌入。

为何成为矿圈出海的首选地之一?

哈萨克斯坦之所以能吸引众多算力集聚,成为众多中国大陆矿场主出海的主要选择,既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及气候条件有关,更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支持。

天气条件

哈萨克斯坦全年平均温度是 0℃ ~ 11℃,最高温不会超过 28°C。而矿机最高可承受的最高温度为 32°C,达到最高为后必须关闭设备并允许冷却一段时间,而电源通常在 29.4°C 开始烧毁。因此如何让矿机维持在可控温度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而哈萨克斯坦相对低的平均温度提供了矿场很好的条件。矿场可以以更低成本来维持矿机在可运作的温度范围内运作。

布局矿业、试点央行数字货币,哈萨克斯坦的「加密梦」如何了?

来源:Weather & Climate

政策倾斜

哈萨克斯坦于 2020 年通过法律,承认比特币为数字资产,允许在境内与与其他商品一样进行交易。法律也允许在合规的前提下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建立加密货币交易所。

布局矿业、试点央行数字货币,哈萨克斯坦的「加密梦」如何了?

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AIFC,哈萨克斯坦建立的金融中心)专门建立了 IT 园区,在这里落户的矿场除了每年流水 1% 的「使用费」,无需缴纳任何税款。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矿场选择在哈萨克斯坦落户,该国有意修改其税法,计划从 2022 年起按照每千瓦时 1 腾格(0.00232 美元)的价格收取数字挖矿税。

此外,哈萨克斯坦数字发展部正在与 AIFC 以及区块链协会起草加密货币行业和区块链技术法规,规范化本国的区块链法规。

哈萨克斯坦对于加密货币的支持立场坚定不移,且积极建设相关政策规范化以及推出利好加密货币的政策都使得大量矿机往哈萨克斯坦转移。

能源资源

根据 GlobalPetrolPrice 的数据显示,哈萨克斯坦的商业用电成本是 0.052 美元 / 一度电(0.34 元人民币 / 一度电)。国网能源研究院的数据披露显示,中国平均电价为 0.542 元人民币 / 一度电。平安证券的数据显示四川地区电价介于 0.2632-0.39 元人民币 / 一度电。

布局矿业、试点央行数字货币,哈萨克斯坦的「加密梦」如何了?

电价始终是加密货币挖矿产业中最重要的流动成本之一,直接影响到矿场的实际营收情况。此前大量矿工会在丰水季和枯水季大规模「迁徙」,在各地区频繁流动,其目的就是为了追逐更低价的电能。而哈萨克斯坦的电价成本甚至可以媲美四川,这或许也是许多矿场纷纷迁往哈萨克斯坦落脚的主要原因之一。

虽然贵为全球第 9 大石油出口国,但哈萨克斯坦很早就开始积极发展可再生能源。哈萨克斯坦与 2009 年通过《支持利用可再生能源法》,确定建立基于可再生资源的绿色经济转型模式。虽然如今主要是传统能源作为主要发电来源,但哈萨克斯坦立下目标于 2025 年达到 6% 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到 2030 年 10% 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到 2050 年至少 50% 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

同时,哈萨克斯坦政府也在强调经济多元化的重要性,能源转型力度也在持续加大。截止到 2020 年,哈萨克斯坦境内共有 97 可再生能源电力设施,超过一半以上是太阳能发电。因没有电力运输和存储的需求,当地企业开展了新的业务,即在电力设施附近建立矿场,经验相对丰富的承包商可帮助矿工在 3-4 周内建立矿场。

转移成本

除了较低的能源价格,相对低的运输成本以及劳动力成本也是吸引大量矿场入驻的原因。因疫情原因中国往美国海运运费飙涨,并且还是「一柜难求」。此外,当地相对低的人力成本也导致了哈萨克斯坦成为出海首选地之一。

运输方式主要分为海运,空运或是陆运。从中国空运各国的价格表可以从物流公司的网站查询,可以整理成表 3。

布局矿业、试点央行数字货币,哈萨克斯坦的「加密梦」如何了?

空运的价格主要根据距离长远决定。飞行旅程越多,每公斤的运费则越高。美国因距离相对较远,因此运费较高。哈萨克斯坦是中国的领国,飞行距离相对短因此空运运费最低。

运往美国的海运价格在过去两年中因疫情的原因飙涨了 469%!2018 年从中国运到美国平均一个集装箱的运费约为 1500 美金;而 2021 年 5 月的价格则是一个集装箱 7,000 美元。运往欧洲的集装箱价格也在过去两年中上涨了 485%,来到了 10174 美元。

哈萨克斯坦因领土跟中国接壤,有中欧列车作为运输管道,海运反而行不通。根据中欧列车的网站显示,从深圳运往阿拉木图(哈萨克斯坦的城市),一柜的运费是 5100 美元。相比之下,矿机运往哈萨克斯坦成为了相对好的选择。此外,运往欧洲美国的柜子如今是「一柜难求」;而中欧列车的等待时间则相对短许多。综合以上,在众多选择当中,哈萨克斯坦的运费以及时间成本是当中最低的。

根据 World Data 的数据显示,美国平均月收入为 5488 美元;哈萨克斯坦则为 735 美元。这意味着矿场可以以更低的成本请一样多的人手来维持矿场运营以及维修。这将导致矿场的利润率提高。有矿主透露,当地工资大约在 3 美元 / 小时。因此,有更多矿场相比于美国更愿意选择哈萨克斯坦作为他们出海的首选地。

矿场出海哈萨克斯坦的挑战

虽然矿机出海哈萨克斯坦已然成为了一大趋势,但将矿场安置在哈萨克斯坦境内仍然面对一些挑战。

除了需要把矿机运往哈萨克斯坦,矿机的清理机器、放机器的货架也都需要从中国进口往哈萨克斯坦。这无形中都增加了矿场的成本。目前全球有七成矿机都在中国生产,物流和关税将是未来矿场出海不可避免的命题。

纵然如今市场上有专门的服务商提供将矿机转移国外的服务,但对于中小矿场来说,繁琐的手续、费用恐怕都是其难以承担的。

另外,每个国家的监管政策及市场行情均存在差异,需要矿场花较长时间进行适应。例如,矿机维修适应海外工作人员的工作时间等问题都挑战着中国矿场的出海进程。

相对高昂的当地维修硬件成本及停机损失、电力的间歇供应、电网的经常性故障,这些种种问题都最终将造成成本的上升与效率损耗。

机会总是伴随着挑战。矿场出海哈萨克斯坦已然成了一大趋势。这些问题矿场也需要解决,但只要成本控制以及运营得当,那么以上的挑战就不会是问题了。

除了挖矿,哈萨克斯坦还钟意这些事儿

哈萨克斯坦除了成为全球的挖矿首选之地之外,政府及企业也积极推进加密货币相关产业。当中包括推出央行数字货币、启动太空交易所项目等。

积极试点央行数字货币

哈萨克斯坦央行正在设计一种央行数字货币,该数字货币将允许企业和消费者在区块链上以法定货币进行支付。哈萨克斯坦央行声明中表示,其开发央行数字货币的重点是要确保与总体货币政策目标相一致。

AIFC 正在研究该项目,帮助该国为新的央行数字货币制定法律框架。AIFC 协议将包括许多术语的法律定义,如数字货币分类、智能合约和数字钱包等。

实际上除了哈萨克斯坦,中国、日本、加拿大和欧盟国家正在试点项目基础上,加紧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测试。俄罗斯也正在研究有关问题。货币数字化已成了许多国家发展的项目,当中哈萨克斯坦是最为积极的国家之一。

目前,哈央行正在对各种技术基础设施和监管办法进行分析,制定关于哈引入数字货币的场景方案报告,计划 2021 年下半年正式公布。未来,将根据有关政府部门、国际金融组织、市场参与方和专家的讨论结果,先期实施试点项目,之后分阶段引入央行数字货币。

对于哈萨克斯坦来说,利用数字货币的机遇重大。当地低廉的能源成本可为该国吸引到众多区块奖励挖矿公司。随着该国数字货币行业法律框架的不断完善,哈萨克斯坦必将成为区块奖励挖矿业务投资者们的理想目的地。而推出央行数字货币或将加速这一进程。

加密货币走出地球

总部位于哈萨克斯坦的投资公司 Eurasian Space Ventures (ESV)与 SpaceChain 卫星网络合作启动了两个项目,Biteeu 和 Divine。Biteeu 计划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太空加密货币交易所,使用来自欧盟和澳大利亚的许可和合规数字资产交换计划。Divine 项目则是利用太空技术向伊斯兰教信徒和全球对古兰经感兴趣的人免费卫星广播古兰经内容。

Biteeu 竞争优势是承诺的将所有运维和客户交易数据保存在近地轨道上。该项目预计在今年秋天激活后,将从太空处理多签比特币交易。与具有单一签名的标准方法不同,多重签名技术需要多个私钥才能从数字货币包地址授权比特币交易,使交易比标准的单一签名方法更安全。

将数据和交易布置在太空中将增强数据和交易的安全性。Biteeu 空间节点拥有的各种安全机制,包括地面站和卫星之间长达 12 小时的通信延迟,可以防止网络欺诈和盗窃,因为黑客无法快速将数字资产或是数据转移出去。

Biteeu 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 Shukhrat Ibragimov 在采访中表示:随着数字货币成为全球商业新时代的驱动力,我们看到陆基基础设施的局限性以及越来越多的安全问题阻碍用户实现加密货币的全部好处。通过整合创新的、去中心化的太空技术,我们能够解决安全漏洞,并不断建立机构和零售交易者以最佳交易体验管理资金的信心。

加密货币能给哈萨克斯坦带来什么?

为什么哈萨克斯坦政府积极拥抱区块链与加密货币?

政府收入多元化

2021 年 7 月,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签署了一项新法律,修改了这个中亚国家关于「税收和其他预算义务支付」的立法,对在该国经营的加密矿工使用的能源征收额外的税费。新法将于 2022 年 1 月生效。加密货币矿工需要为使用的每千瓦电力支付约 0.0023 美元的附加费用。

随着中国大量关闭境内的矿场,大量矿场迁移往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境内的矿场数量势必会快速增长。这些矿场日夜运行,执行复杂的运算,消耗大量的电力。这些消耗的电力在新政策生效之下会为哈萨克斯坦政府带来额外且不菲的收入。

成为加密货币监管的先驱之一

哈萨克斯坦是继日本之后世界上第二个认识到需要在政府层面发展加密货币市场体系的国家。哈萨克斯坦当局已经认知到区块链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法律框架相对落后。

AIFC 管理局首席执行官 Nurlan Kussainov 在采访中曾说:尽管在过去几年中经历了快速增长,但加密经济学缺乏监管机制。迫切需要为区块链项目和加密货币的法律框架创造必要的条件。目前,没有其他司法管辖区可以完全满足加密经济学的所有要求。AIFC 有很好的机会领先一步并在全球市场占据这一利基市场。

AIFC 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组,其目标是制定监管加密货币交易的立法;并建立使用区块链技术、加密资产和基于区块链的项目的生态系统;为哈萨克斯坦创新发展营造良好环境,促进企业、公民和政府之间的对话,改善哈萨克斯坦的投资环境,以开发和支持创新技术。

不难看出哈萨克斯坦想成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法律先驱的态度。虽然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在过去十年中的到快速的发展,但法律层面的架构仍然相对缺乏。哈萨克斯坦看好区块链会成为未来的创新技术,也看好加密货币产业的长期发展,因此想率先确立相关监管框架,在这一领域成为其他后来者的参考。

能源消耗供大于求

哈萨克斯坦幅员辽阔,人口密度低,且发电能力主要集中在该国北部。这意味着产生的能源远距离传输会产生能源的损失。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资料显示,2018 年哈萨克斯坦总共产生的能量(相当于 1.78 亿吨石油燃烧产生的能量)能够满足该国能源需求的两倍。当中有许多的能源无法被有效利用。

加密货币矿场能够帮助哈萨克斯坦有效消化多余的能源。许多矿场都设置在电力设施的附近,可以就地消化多余的电能。对于哈萨克斯坦来说,能源丢弃最终不能产生价值或为国家做出实质性的贡献,但矿场却能使这些能源产生额外的价值。这也是哈萨克斯坦大力推进矿场的原因之一。

增加就业机会

每引入一个矿场对于哈萨克斯坦来说就是增加就业机会。矿场运营、矿机维修、矿机保养这些岗位的增加都将进一步降低哈萨克斯坦的失业率。例如,哈萨克斯坦的 Ekibastuz 挖矿设施有可能产生 4% 的比特币全球哈希率将需要 160 名工人维持运作,并托管多达 50,000 台矿机。

根据 Micro Trends 的数据显示,哈萨克斯坦失业率以往保持在 4%-5% 之内。然而 2020 年新冠疫情的肆虐之下,哈萨克斯坦失业率飙升至 6.05%。解决失业率成为了该国需要面对的棘手问题。随着加密货币在 2020 与 2021 年大放光彩之后,该国政府也将目光投入加密货币领域希望能够解决一部分人口的就业问题。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TOPS
  • 最热/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