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矿业 正文

亿邦国际上市即破发 比特币矿机巨头为何集体蔫了?

2020-06-30 10:16:45 来源:比特币资讯网 阅读:904
   
在风光之时坠入落寞,全球第三大矿机巨头亿邦国际上市即告破发。

在风光之时坠入落寞,全球第三大矿机巨头亿邦国际上市即告破发。

  6月26日晚,杭州钱塘江洲际酒店盛景重现,半年前“比特币矿机第一股”嘉楠耘智在此举办上市庆功宴,如今,这里再次见证了第二家矿商亿邦国际的纳斯达克“云敲钟”时刻。

亿邦国际上市即破发 比特币矿机巨头为何集体蔫了?

  对于亿邦国际来说,此次上市来之不易,曾两次折戟港交所,筹备上市期间接连传出涉诉负面新闻,虽然恰逢中概股“后瑞幸时代”的尴尬时刻,但终归圆梦纳斯达克。

  然而,选择同家酒店庆祝的两家矿商,在其上市之后的股价也表现出了十分的默契。

  亿邦国际发行价格为5.23美元,首日开盘后迅速破发至4.60美元,并一路走低,最低触及3.81美元,相较发行价暴跌27.15%,最终收盘价格为5美元。

  而于去年11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嘉楠耘智,发行价为9美元,如今股价已不足2美元,缩水几近80%。

  曾经创造3年营收翻番、毛利50%以上等神话的比特币矿机股为何集体蔫了?当矿业潮退,如何讲出新故事让投资者买单,正成为比特币矿商们上市之后的燃眉之急。

  上市一波三折,曾遭港交所二度拒之门外

  亿邦国际早在2010年1月成立,初期的主要业务为通信网络接入设备的生产开发,曾在2015年挂牌新三板。2016年年末,亿邦国际推出了首款比特币矿机翼比特E9 +,此后经过2017年牛市,翼比特E10表现出众,由此奠定了矿业前三甲地位。

  2018年3月,亿邦国际认为新三板流动性已不适合自身业务发展,摘牌新三板,筹备重组在港上市。同年6月,亿邦国际首次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

  彼时,P2P平台“银豆网”因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调查,亿邦国际与银豆网之间存在大额资金往来,并且爆出银豆网涉案人员朱某为亿邦国际母公司中的股东。

  据媒体报道,巨额资金往来疑似用于虚增亿邦国际销售收入,以助其香港顺利上市,虽然亿邦对此坚决否认,但是卷入巨额非法集资案件的亿邦国际赴港上市希望破灭。

  2018年12月,亿邦国际再次向港交所提交新的IPO申请草案。6个月之后,在港交所官网上查看,亿邦国际的上市申请已经被归为“失效”一列,上市之路再度以失败告终。

  被港交所拒之门外的,不仅仅是亿邦国际,同为头部矿商的比特大陆与嘉楠耘智,都吃了港交所的闭门羹,共同原因为不符合港交所上市适应性的核心原则。

  对此,港交所主席李小加曾在2019年达沃斯世界论坛上有所回应,他隐晦指出比特币矿机业务持续性不强,且其命运掌握在监管手中。

  亏损持续扩大,矿机销售“吃老本”难以为继

  李小加的判断不无道理。

  其对于矿商股的不看好,在亿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最新招股说明书均得到验证,即极依赖比特币价格,且自身造血能力弱。

亿邦国际上市即破发 比特币矿机巨头为何集体蔫了?

  根据招股书,亿邦国际在2019年的收入为1.091亿美元,相比2018年全年3.19亿美元同比下滑了65.83%。

  亿邦国际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收入的下滑,原因在于受比特币价格下跌,以及挖矿的预期经济回报下降影响,2019年矿机销量从约40万台减少至30万台。

  在收入减少的背景下,亿邦国际毛利率逐年下降,从2018年的7.6%下降至2019年的-28%。

  与此同时,亿邦国际净亏损也从2018年1181.40万美元扩大至2019年的4107.30万美元,翻番3.5倍。在招股书中,亿邦国际表示,亏损的主要原因也在于受销量下滑影响,亿邦国际的增值税退税大幅减少。据悉,亿邦国际在2019年所得增值税退税不到1万美元,而在2018年退税曾高达 2736 万美元,其差值几近亏损的幅度。

  以上数据可以看出,矿机销售占据80%以上收入的亿邦受制比特币价格严重,尤其是受到比特币价格急剧下跌的负面影响明显。其在风险披露也称,如果比特币矿机市场不再存在或显著减少,亿邦国际业务、运营和财务状况都将明显受挫。

  这是所有矿机营收占比过高的矿商之殇,但对于亿邦国际来说,比特币行情未达预期固然影响颇大,但其产品竞争力在同期的头部矿商中也在拉后腿。

  就其核心产品矿机来看,目前亿邦国际主要提供的矿机产品为翼比特E9+、翼比特E9系列、翼比特E10系列、翼比特E11系列、翼比特E12。

  F2pool数据显示,目前热门BTC矿机前十中均被竞品蚂蚁矿机、神马矿机以及蜂鸟矿机系列悉数占据,其翼比特系列在算力值以及矿机功耗比上均不占据优势,作为亿邦国际最热门的产品,于2018年10月发布的翼比特E11也已在20名开外。

  在快速迭代的矿机市场,亿邦国际靠“吃老本”显然已经难以为继。

  高负债经营举步维艰,严重依赖大客户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重投入长周期的矿机产业链注定了矿商难迅速回本,“举债经营”成矿商常态。

  在头部矿商中,亿邦国际“举债”情况尤甚,体现在负债率、现金流以及应收帐款数据上。

  截至19年末,亿邦国际现金、现金等价物及限定用途的现金为577万美元。相比之下,嘉楠耘智同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7420万美元。

  紧缺的现金流,使得亿邦频繁对外借贷,从2018年-2019年,亿邦国际除了向商业银行以及信贷公司借贷之外,主要的贷款来源于其实控人胡东多个亲戚控股的公司,包括其亲戚控股的香港德旺有限公司总额为2410万美元的贷款、以及其配偶控股的浙江万思计算机制造有限公司700余万的无息贷款。

  2019年,亿邦国际其总负债达 5704 万,虽相较 2018 年下降了 30%,但资产负债率达 69.05%,较 2018 年有所上升。相比之下,嘉楠耘智负债率为30.12%。

  其经营状况不仅受比特币市场影响,主要原因之一也是来源于亿邦国际在矿机产品链条中对于卖存货、收尾款的营运能力存在劣势。

亿邦国际上市即破发 比特币矿机巨头为何集体蔫了?

亿邦国际与嘉楠耘智运营能力对比亿邦国际与嘉楠耘智运营能力对比

  主要原因或许在于亿邦国际依赖于大客户的业务构成。据招股说明书披露,亿邦国际在2018年和2019年,前十客户分别贡献了约收入的57%和58%。但于此同时的是,应收账款也集中在有限数量的客户,截至2018年12月31日和2019年12月31日,亿邦国际应收账款总额中分别有33%和15%来自同一客户,而应收账款中约71%和42%分别来自三位客户。

  依赖有限数量的主要客户提高了信用风险,如果其中任何一个减少或停止与亿邦国际的业务合作,应收帐款与回款周期都会相应受到影响。

  截至2019年年末,亿邦国际仍有其他应付款项1373.9万,以及1183.2万美元的应付账款。

  招股书还披露,全球冠状病毒COVID-19的爆发,以及比特币挖矿奖励减半降低挖矿的预期经济回报,均导致亿邦国际赊账销售比例提升,全款支付的销售比例降低,从而回款周期进一步拉长。

  目前,如何控制矿机主要原材料的购买减少库存,以及针对客户提出成熟的赊账购买政策,正在成为亿邦国际的燃眉之急。

  矿商三巨头齐转身,AI、数字货币交易所哪个更香?

  日子难过的不仅是亿邦国际,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这两家备受关注的矿商均面临类似难题。

  2017年比特币一度登陆2万美元关口,在大涨行情下,矿机市场需求几乎呈指数级增长,孕育了一批矿商独角兽的诞生与崛起。

  以头部三大矿商为例:据比特大陆联合CEO詹克团对外透露,2017年比特大陆的营收约为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8亿元),从营收上看,彼时已经超越展讯成为仅次于华为海思的大陆第二大IC设计公司。

  嘉楠耘智则见证了百倍增长神话,招股书显示,其2017年的营收是2015年的27倍多,其净利润2015年仅为151万元,但到2017年已暴涨至3.61亿元,三年暴涨了238倍。

  亿邦国际业绩同样突飞猛涨,亿邦国际的净利润从2015年的9214万元,暴涨至2017年的9.78亿元,净利润翻番14倍。

  营收增速快,利润增速更快,销售规模扩大摊薄研发费用,使得矿商的毛利率得到迅速提高。据界面新闻了解,2017年出售一台比特币矿机的毛利率一度高达50%。

  但在2017年之后,比特币价格迅速下跌后虽有回温,却未再现2017年价格高点,如今突破1万美元关口仍稍显吃力,在已经供大于求的矿机市场,缺乏第二条引擎拉动业绩高速增长的矿商光环也正在逐渐褪去。

  此外,随着比特币迎来减产季,以及矿工、矿场对于矿机算力的要求进一步提升,比特币矿商业绩增长迎来“天花板”。

  当矿机故事已经不再吸引人,率先登陆资本市场的嘉楠耘智也难逃股价腰斩、两次被做空的窘境。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指出:“无论是股价持续下跌还是被机构做空,嘉楠的遭遇都表明了资本市场对矿机这一特殊业务的风险担忧。如果亿邦国际不能够在产品和业务上有所创新和突破,那么在上市之后很可能也会像嘉楠科技一样股价低迷,甚至被做空。”

  事实上,同比特大陆一样,嘉楠耘智早早就已布局AI,但收效甚微。

  嘉楠耘智的一份做空报告就指出,嘉楠耘智目前存在矿机利润率低、转型AI芯片业务失败、市值不合理等问题。

  而仍未上市的比特大陆,如今已陷入了创始人夺权风波。2019年10月,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在朋友圈发文,称自己在因公出差、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更换法定代表人”,并表示将拿起法律武器,重回比特大陆。

  而有接近比特大陆的知情人士曾对界面新闻表示,詹克团之所以会遭驱逐,主要原因在于另一联合创始人吴忌寒认为,詹克团倾全力打造的AI业务并无起色;而对于AI的沉迷,也使得比特大陆在矿机迭代上慢半拍,从而被竞品神马矿机抢占了市场良机。

  亿邦会怎么做?亿邦国际在招股书中提出了以下路线,包括扩大海外业务和新业务,大力发展矿机托管业务,降低国内客户占比以及矿机销售业务占比;开发和引进新的矿机、包括生产性能更高的5nm ASIC芯片矿机、以及比特币之外的币种矿机,降低对比特币的依赖。

  最引起市场注意的是,亿邦国际对于AI业务并未提及,而是将增长点放置在数字货币交易所,即针对境外用户开设数字货币交易所。

  在业内看来,数字货币交易所利润高,但赛道已经足够拥挤。此外监管风险大,前景仍有待观察。

  对于亿邦国际来说,上市或许能够缓解资金紧张,让自己稍微喘口气,但这远非高枕无忧,更难的日子或许还在后头。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TOPS
  • 最热/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