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矿业 正文

比特币挖矿减半实录:火电全关停,水电空置300万负荷

2020-06-04 10:48:52 来源:深潮DeepFlow 作者:深潮DeepFlow 阅读:10100
   
5 月 26 日,黑龙江大庆警方查到一处非法盗电挖矿窝点。据新京报,被查封的时候,8 台比特币矿机隐藏在可疑“坟头”的林地里,没有立碑。

作者:Arrie

来源:深潮

5 月 26 日,黑龙江大庆警方查到一处非法盗电挖矿窝点。据新京报,被查封的时候,8 台比特币矿机隐藏在可疑“坟头”的林地里,没有立碑。

这恰映射出一部分比特币矿工当下的真实处境:为了更便宜的电价长途跋涉,甚至是铤而走险。

电费是比特币矿工最大的支出之一,电价直接决定了矿机收益。

5 月 12 日,每个区块的挖矿奖励从 12.5 个比特币减半至 6.25 个,矿工的收益也拦腰斩断。

而此时,便宜电价变得如此重要。有人愿意为了传说中 1 美分的电价远渡伊朗,也有人愿意为了免费电以身试法,而更多人,选择将矿机从每度电 3毛5 的火电矿场搬到每度电 2毛的水电矿场。

风险越垒越高,此时的比特币挖矿业也正在经历洗牌和剧变。

这种剧变被具体化就是:

“新疆内蒙的火电矿场几乎全停,20%~35%的水电矿场处于空置状态,300 万千瓦时左右的水电矿场被空置。”

按照一万千瓦时矿场建设费用 350 万元计算,耗费10.5 亿元建设的矿场面临血本无归的可能。

云贵川的丰水期才刚刚开始,但矿工的凛冬已经到达。

漫长的迁徙

合约屠宰

成都矿业周刚刚过去,往年的榕城大会上,挤满了矿业的人:卖矿机的和买矿机的、卖机位的和买机位的、观望的和被观望的。

今年,些许不同。冷清,落幕。“以往的矿圈大会都是矿工主导,今年变成了币圈人主导。”一位现场的矿工感慨道。

矿工小黑几场会跑下来,环顾四周,熙熙攘攘的都是交易所和服务商。熟悉的老面孔不见了。

即便稀稀疏疏出现的矿工,也为了矿机位招商而疲于奔命。

大会、展厅、酒宴、舞池……觥筹交错的不再是矿工,而属于那堆New Money,那批后浪。

此刻,大多数矿工还在新疆至云贵川的路上迁徙着、跋涉着、忙碌着。一台矿机,从火电厂停机到在水电厂重新开机,需要 10~17 天时间。

一年一度的丰水期已经打响。每年的 5 月中下旬,正是四川各地水电厂开闸泄水的时候,也是矿工和矿机们迁徙的季节。

电费是挖矿最大一项支出,新疆内蒙动辄3 毛 5一度的电价,在云贵川能够压到 2 毛以下。一分一毫都影响了比特币挖矿的收益。

但今年的和往年不太一样。

矿工杨昊霖(化名)告诉深潮TechFlow,不少和火电厂签了全年电的矿工或矿场主选择违约。

“只能违约”,杨昊霖介绍,两毛和三毛多的电费差距,净利润差别太大太大了。”1 台 M21机器跑火电(每度电3毛5),一天净利润 5 块钱,而跑水电(每度电2毛)每天净利润 15 块。”

“目前新疆内蒙的火电矿场几乎全停了。”杨昊霖说。深潮TechFlow询问五六个矿工回复也是如此结论:除了极少数挖ZEC等显卡机或者无法违约亏本也要运转的矿场,其他基本已经东迁。

对比来看,2018年的矿场紧俏,无论火电还是水电都受到追捧,2019年,丰水期降临,比特币暴涨,加上四川很多地方干旱少雨,大部分火电矿场仍在运行。

而今年,这场迁徙来得更加彻底,也显得更加穷途末路——如果币价在丰水期结束时还无法上涨,这将是一趟有去无回的旅程

招商、填负荷

合约屠宰

“已来水多年稳定矿场招商。”鱼池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一位老矿工的“神鱼“在朋友圈吆喝。

“四川还有两万负荷,已平稳送电,需要的快来。”一位矿场主如是说。

“5 万负荷消纳场,后天通电,直供电还有 3 万负荷现电。”另一位矿场主在社群里喊客。

招商和填负荷是当下矿圈的最常见词,以及最棘手问题。

杨昊霖称,20%~35%的水电矿场处于空置状态,也就是说,300 万千瓦时左右的水电矿场被空置。

1 万千瓦时矿场的建设费用大概在 200万~500 万元左右,按照中位数 350万元计算,也就是说,耗费 10.5 亿元建设的矿场面临血本无归的可能。

而这些过剩的矿场是矿场主们豪赌减半失败后的产品——他们以为,减半后的比特币币价会来到”前高“ 2 万美金,而现实狠狠为他们上了一堂课。

矿机位招商,成为矿场主们最为头疼的问题。

另一方面,为了不浪费矿机位和矿场建设,矿场主们不得不找勉强能够盈利的机器来填充矿场。

这把每 T 的收益拉低至无。

“每 T 收益 7 毛就可以开机,总算力增长,收益降低。”杨昊霖表示,闲置的老机器,做算力蓄水池,能在很大范围内把每 T 收益拉得很低。

杨昊霖介绍,

“减半前的蚂蚁 S9,0.33元的火电都可以开机。14T 的 S9 每天的收益  8 块钱,每天(耗费) 35 度电,按照每度电两毛算,电费 7 块钱,(现在)如果不是需要搬家现在都可以开机,一块多一点点。”

在被摊薄的利润面前,比特币挖矿沦为生死战。文章开头的偷电现象也是矿工为了追求低价电甚而不择手段的真实写照。

落后的比特币挖矿

 
矿工小黑在矿业大会盘旋了一圈后发现,挖矿似乎已经成为明日黄花。“没什么意思,没有新人入场,拉不到人。”小黑说。

“我们不投矿场了。”一位从矿业大会归来的私企老板表示,考察了一番,发现还没到抄底的时刻。

在区块链行业里,比特币挖矿最像实体产业:回本周期长,资产模式重。

另一方面,因币价波动和巨额利润,比特币挖矿也充满了危险与陷阱。

“这个行业赌性很大,押注离手,尽量把所有的风险都想到,没人能帮你的。”小黑称。

“矿场好多建好不能通电的,两三千万出去一个水花都看不到。”

曾经暴富的产业,一夜之间,被砍掉。曾经创造暴富矿工反而是比特币世界最窘迫、最难以下台的身份。

曾经睥睨天下的矿霸比特大陆如今也低下了头颅。除了公司内斗和新机产量低外,比特大陆的新矿机还面临不稳定、返修率高的问题。

今年 3 月,一位比特币矿工告诉深潮TechFlow,自己购置的蚂蚁矿机17+系列,返修率在30%左右,“蚂蚁矿机S9系列以后的机器都不太稳定,现在买新矿机就是为了追求稳定运行两三年,将不会考虑(买)蚂蚁矿机。”

另一边,“矿业第一股“嘉楠科技(CAN)也陷入财务造假丑闻和股价低迷的风波。

上市半年后,嘉楠科技连遭做空报告“突袭”,华尔街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以及White Diamond相继发布做空报告,称其违反证券法,隐瞒关联交易且财务造假。

随之而来的是集体诉讼。2月,美国股东权利诉讼公司Schall律师事务所宣布,它正在代表嘉楠科技的投资者进行调查索赔,不久后,Rosen律师事务所也宣称将代表参与嘉楠科技IPO的股票投资者对其提起诉讼。

截至美东时间 6 月 2 日收盘,嘉楠科技股价为 2.49美元,离发行价(9美元)已经跌去 72.3%。

整个比特币挖矿产业链陷入低迷,无新人入场,也没有新钱进来,唯一的解药就是币价上涨。

币价要涨到多少才能买入新矿机?

“币价涨 50%,才有动力买新机器。”杨昊霖表示,目前400~500万台 S9基本的机器,都还没开机,币价再涨 30%~50%才能开机。

在瞬息万变的比特币世界,币价涨跌,直接决定了命运和成败。

比特币币价维系着整个行业的存亡。再没有人比比特币矿工更能明白币价和电价背后的意义。

就在昨天( 6 月 2 日),比特币在 1万美金一日游之后,多军和空军厮杀搏斗,结果悉数爆仓。

币价过山车、合约搞死一大批、矿机回本无望、矿厂还在无限量建、客户成了祖宗......”小黑感慨道,热闹是他们的,矿工什么都没有。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TOPS
  • 最热/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