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矿业 正文

比特币矿商再次投资,夏季廉价电力或将助推盈利

2019-03-06 09:55:29 · 来源:Bitcoin86 阅读:809 收藏
   
据外媒 Coindesk 3月5日报道,随着夏季的即将到来,中国矿工正忙于购买二手设备,同时与矿场和水力发电场进行交易。他们押注今天夏天充足的水利资源能让自己再次大赚一笔。

据外媒 Coindesk 3月5日报道,随着夏季的即将到来,中国矿工正忙于购买二手设备,同时与矿场和水力发电场进行交易。他们押注今天夏天充足的水利资源能让自己再次大赚一笔。

因为到夏季的时候,会有数百座水电站生产大量廉价电力,尤其是在中国西南山区的四川和云南。对于比特币矿商来说,这种价位的电力将大大节省成本,提高竞争力。在熊市早已影响到挖矿行业的情况下,这种获利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位于四川成都的公司Hashage共运营着6个矿场,20多万台机器。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到夏天,四川地区的电力成本虽然可能会因为水电站的不同而有所差异,但是大体上在每千瓦时0.25元(约合0.037美元)。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郑勋告诉记者。在过去一个月,该公司一直都在与个人矿工和某些配置采矿芯片总需求超过100万个槽的大型矿场进行谈判。据郑说,这些个人矿工平均希望拥有1000到3000台采矿设备,而这些大型矿场则希望拥有更大规模的数万台以上的设备。
他补充说,虽然当地的水电站到今年3月份才能定出确切的电力价格。但是矿工们早已经开始寻找资源,与矿场已进行谈判,以便在季节来临之前有充足的时间将设备归置到位。

“矿工肯定会感兴趣的”,郑补充说,“特别是中国内蒙古和新疆地区的矿工,在这些地区,他们使用的是石化电力,电费通常在每千瓦时0.35元,约合0.052美元。”

即便电价的差别仅为0.01元(约0.0015美元),对矿工的意义来说也十分重大。特别是在当前的熊市下,截止发稿时,比特币的价格仅为3721美元。
以Bitmain的AntMiner S9为例,它每天的耗电量约为30千瓦时,仅比2017年美国家庭的平均耗电量多1千瓦时。
这意味着每台机器每天可以省0.045美元。这个数字虽然微不足道,但是积少成多。对于拥有10000台机器的矿商来说,一天可以节省450美元,一个月就是13500美元。
对二手设备的需求
郑说,让矿工们开心的不仅仅是廉价的电力成本,还有成本较低的二手ASIC矿机,特别是AntMiner S9s。根据损坏程度的不同,一台二手S9的售价约为150美元,计算能力略高于每秒10万亿次哈希(TH/s)。
事实上,中国的一些批发商目前正在阿里巴巴上以100到200美元的价格销售二手S9。虽然制造商比特大陆官方网站上的全新S9的价格约为450美元,但其他批发商也在为用户提供替代渠道,让用户以300美元左右的价格就能购买新的S9设备。
币信首席营销官Tyler Xiong对此表示赞同。他表示,2018年年底,矿商停产,二手设备的供应量得以增加。
Tyler Xiong说:“S9现在就像ASIC里的AK-47。但性价比是目前市场上最好的”。币信也计划在今年夏季增加其在四川的采矿产能,但拒绝透露计划的具体细节。
将该地区主要矿场提供的所有估计供应加起来,郑项目总共将提供约150万个矿位。
他解释说,矿场通常会与发电厂签订协议,提前购买发电厂80%的产能。这意味着,无论一个矿场能不能消耗这些电力,它都必须全额支付这些电力的费用。
郑说,正因为如此,除了为矿商提供主机外,他的公司还计划自行部署约2万台二手ASIC设备进行开采。
他进一步估计,整个比特币网络的哈希率甚至可能在今年夏天达到每秒7000万亿次哈希(EH/s),远高于该网络在2018年夏天创下的61次哈希的历史最高纪录。
事实上,根据blockchain.info的数据,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比特币的哈希率已经显示出稳定的增长,从1月初的平均35 EH/s左右,到现在的42 EH/s左右。

“我们过去认为,总体供应将大于需求。但是,市场上ASIC的总数量加上主要制造商生产的新机器,肯定能满足总供应。现在的问题是,有多少矿商愿意下注。”郑说。

市场转移
每年夏天,四川西部的甘孜和恩加瓦藏族地区都有充足的雨水和水源,因此这些地区有许多矿场。
然而,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市场动态发生了变化。
Hashage联合创始人赵云(Yun Zhao)已经离开公司管理层,在四川创办了一家名为“矿业之海”(Mining Sea)的矿业组织。他解释说,市场过去不仅支持矿场,也支持采矿设备制造商。

“在牛市中,很难买到采矿设备,也很难在矿场找到空位,因为电力成本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在熊市中,我们必须聚在一起,找到更好的方法来利用我们的资源。”,他说。

币信首席营销官Tyler Xiong也持相同的观点,“在这一轮中,市场的主导地位将转移任何能够获得廉价电力的矿工和矿场上。”

“矿机制造商可能不会有多少参与(就销售新设备而言)这轮融资的意愿,因为人们可能更喜欢旧设备。因此,市场现在不再站在他们一边。”

充足的电力供应
此外,地方政府还公开允许私营水电站参与市场驱动的电力交易,以便将多余的能源出售给能源密集型行业的私营公司,这也增加了矿工们的兴趣。
退一步说,中国的私营水电站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与国家电网整合的水电站,另一类是不参与整合的水电站。
对于那些符合整合条件的企水电站,国家电网通常会从他们那里购买一定数量的电力,这样他们的收入来源就可以保持稳定。但对于那些不具备这种能力的水电站,它们需要争夺稳定的、使用这些电力的客户。
四川省政府于2018年8月发出通知,作为该地区“深化电力改革”的实践指南。 虽然通知没有提到具体行业,但强调了“扩大可参与电力交易的客户范围”并“减少市场行政干预”。
无论如何,政府的最终目标将是更好地利用该地区产生的多余电力,否则这些电力将被浪费。通知还提到,政府将继续尝试在电力严重过剩的工厂附近建立工业园。
根据甘孜州政府发布的另一份通知,仅在2017年,该地区的水电站就产生了415亿千瓦时的电力,但是浪费的电力超过了163亿千瓦时。
这仍然是一次冒险
但即使有这样诱人的机会,风险仍然存在。
郑勋和赵云都表示,主要的风险在于比特币的价格有可能跌破3000美元的门槛,即使是在电费低廉的情况下。根据hash power排名第四的矿池f2pool提供的采矿机收益指数,S9矿机每1 kWh的平均电费为0.05美元,仍然可以产生每台机器0.60美元的边际日利润。

“但如果价格在夏季跌破3000美元的关口,许多矿商可能不得不再次停产”,赵补充道。

尽管矿商做空比特币期货合约以对冲潜在损失是一种常见做法,但赵表示,这种情况下的潜在风险是可能没有足够的交易对手来做多。
赵补充说,该行业的另一个长期问题是缺乏自我管理,以保护矿工不受不良行为的影响,这是Mining Sea改进的领域,如果发现矿场的任何不良行为,将向其成员通知相关的情况。
例如,他说,有一些矿场在凌晨2点偷偷把它们为客户提供的采矿设备网络地址切换到自己的网络地址,只为了自己采矿两个小时。
郑说,也有一些矿场以低廉的电价吸引矿工,但在他们安装机器后,价格就上涨了。

“那些矿工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他补充说,因为最近中国青海省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郑总结说:

“这个行业总是像赌博一样。风险总是多方面的,尤其是在这个熊市时期,市场方面的风险更大。”



关注挖币网公众号

本文地址: 挖币网http://www.wabi.com/news/24052.html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