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矿业 正文

反对ASIC芯片矿机到底是在反对什么?

2018-04-09 10:12:59 · 来源:黄世亮 作者:黄世亮 阅读:3291 收藏
   
随着门罗币改挖矿算法来对抗ASIC专业矿机,再加上以太坊的一个开发者在大会上也宣布他们在研究对抗ASIC专业矿机的算法,数字货币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反ASIC芯片专业矿机的文化。

0章 引言

随着门罗币改挖矿算法来对抗ASIC专业矿机,再加上以太坊的一个开发者在大会上也宣布他们在研究对抗ASIC专业矿机的算法,数字货币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反ASIC芯片专业矿机的文化。

这些反ASIC芯片专业矿机的逻辑到底是什么?

 

1章 数字货币为什么要挖矿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大多数数字货币为什么要挖矿?我们从数字货币的源头去寻找,比特币的白皮书,第6章,第一段:

每个区块的第一笔交易进行特殊化处理,该交易产生一枚由该区块创造者拥有的新的电子货币。这样就增加了节点支持该网络的激励,并在没有中央集权机构发行货币的情况下,提供了一种将电子货币分配到流通领域的一种方法。这种将一定数量新货币持续增添到货币系统中的方法,非常类似于耗费资源去挖掘金矿并将黄金注入到流通领域。此时,CPU的时间和电力消耗就是消耗的资源。

这一章表述地非常明白,挖矿的本质就是“没有中央集权背景下的印钞和分发货币”。挖矿是一种公平的派发货币的过程。

矿工是为了区块奖励去挖矿的,现在几乎所有的POW币,除去区块链奖励之外的挖矿所得都可以忽略不计,除了BTC有占比不到10%的交易手续费外。

我们使用的法币,如人民币,是持续增多的,每天都在发行新的人民币。但问题来了,这些新的人民币最先给了谁?谁能花这些新印出来的人民币?这个问题很复杂,我们只能简单地说,新印出来的人民币归国家权力所有者和金融机构顶端的人所有。

比特币和绝大多数数字货币也是持续通胀的,比特币总量是2100W个,但要到2140年才会全部挖出来,现在平均每天产生1800个币。所有这些新产出的币归谁所有?答案是归矿工所有,谁挖到了区块,就归谁所有。而挖矿是一个矿工之间竞争的游戏,这个游戏没有行政门槛,只要你愿意消耗资源和金钱,就可以加入进来,所以说这是去中心化的货币分发过程。

挖矿还有另外两个主要功能,其一是打包交易,这是帮数字货币用户记账和验账的过程;其二是部署协议升级,当数字货币系统要升级时,矿工需要将自己的节点软件按照新协议进行升级,如果矿工不升级整个数字货币系统就无法胜利升级。

矿工打包交易这一动作目前整个社区都没有什么分歧,只有少量的争吵,就是矿池打空块这一点小浪花偶偶吵一吵,无关大雅。除了BTC/BCH/ETH/LTC之外,其它数字货币都没啥交易可供打包的,没啥好吵的。

矿工,其实矿池更为准确,是有自主意识的,挖矿的第三个功能使得矿工本身会对数字货币系统的协议进化方向有主观意念的选择。但矿工是否应该拥有部署协议升级的能力,在数字货币生态中是有很大的分歧。

在比特币的协议升级方向上因为社区分歧导致了BTC-Segwit和BCH两个方向的分裂,这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议最大的两个参与群体就是开发者和矿工。而另外一个更早发生的以太坊的分裂,ETH和ETC的分裂,矿工的力量也参与进来了。门罗币的这次更换算法对抗比特大陆的ASIC芯片矿机也导致了分裂。

 

2章 ASIC芯片挖矿和非ASIC芯片挖矿的区别

ASIC芯片专业矿机是指使用专门订制的硬件芯片来做的矿机,在制造业里是非常常见的,专门为实现特定的功能来设计一个芯片。ASIC芯片是一个非常巨大的产业,并不是数字货币挖矿专有的。比如我以前设计机器的时候就订制过很简单的算法芯片装进机器里。

ASIC芯片在制造业里主要是在设备批量生产时用来取代通用芯片的,如果要用通用芯片,如用来代替现在的intel他们生产的CPU,西门子生产的PLC等。因为专门的ASIC芯片可以换来更高的性能、更小的能耗、更小的体积,并且在批量生产时可以降低造价。任何一个特定功能的制造业产品走向大规模量产时,都会引入ASIC芯片,没哪个工程师会傻到使用通用芯片去设计量产机器,除非你设计的是电脑。

数字货币挖矿中的ASIC芯片矿机主要是为了获得和显卡矿机、CPU矿机的竞争性优势。显卡和CPU都是通用型芯片,而ASIC芯片是专用型的。相同价格下ASIC矿机的性能往往是显卡和CPU矿机的几百倍到几千倍,这种优势是数量级的。这直接的结果是使用ASIC矿机的数字货币单位能耗对网络的支撑性更好。

在形成相同算力的网络里,使用ASIC矿机显然要更低成本、更环保,比显卡矿机低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但ASIC挖矿往往带来的是整个网络算力指数级别增长,支撑网络所消耗的能源和制造业成本也会比显卡矿机更多。

ASIC芯片因为是专门定制的,所以矿机是和对应的币利益相捆绑的,如果这种币不行了,那矿机就报废了,能回收再用的只能是散热片。而显卡和CPU是通用的,想挖哪种币都用,死了就换一种挖,实在不行,卖二手显卡也能换回部分残值。所以结局是使用ASIC芯片矿机的矿工对所挖的币更忠诚。

总结,ASIC矿机和显卡CPU矿机的本质区别,第一专用和通用的区别;第二是高效和低效的区别。

从哪哪看来ASIC矿机都比显卡和CPU矿机好,为啥社区会形成反ASIC文化呢?他们应该不会全是傻逼吧。

 

3章 ASIC芯片矿机并不会比显卡矿机更中心化

反ASIC芯片矿机最常见的论调就是中心化。因为比特大陆太成功了,令很多人讨厌。仇富心态是一种常见的认识偏差。

有四个客观事实务必先接受,第一比特大陆确实是生产了最多的比特币(包括BTC和BCH)矿机,已经超过总算力的50%;第二,目前BTC确实是最成功的数字货币,而在矿机更中心化的BCH,也远比要搞抗ASIC矿机的门罗、SC这些币要成功多的多。相比于比特币来说,这些闹着要改算法的币,都是垃圾,当然以太坊除外,以太坊还是挺成功的。

还有一个经济学上的必然,资源消耗性的制造业必然会朝向资源利用率高效化方向集中。芯片制造全球也就几家企业著名、GPU更是这样,矿机生产制造显然比GPU生产制造更去中心化。

还有一个经济学上的常识,分工协作能够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增加财富生产。

如果尊敬这四个客观事实,我们必然得出一个结论:一个基于POW共识设计的优质数字货币的经济生态必然会涌现出专业化的矿工,除非这个币是劣质的。而这种专业化矿工的诞生是否是中心化的,从矿工的数量来衡量是不对的,而是应该从去中心化的目的去衡量。更详细的可以参考我这篇文章《21个主节点的EOS vs 20个矿池的BTC vs 8个矿池的BCH vs 25个矿池的ETH哪个是去中心化的?》

单纯地将中心化大帽子扣在ASIC芯片是没有说服力的,那他们到底在反什么呢?

 

4章 反ASIC首先是反矿工的协议部署权力

几乎所有币的开发者都希望自己能够掌控代码修改权,而那些币的创始人,更是渴望这种权力。能够像中本聪那样从开发者身份消失掉的人太少了。

在比特币的隔离见证和链上扩容的争议中,开发者对矿工有代码选择权就烦恼的不得了,使劲办法想剥夺掉矿工的部署代码的能力。期间还发明了用户激活软分叉UASF这种工具来逼矿工就犯。而且其中以莱特币开发组最为直白,莱特币创始币人李启威就直接说,矿工是门卫,不能拒绝主人的命令。

比特币白皮书不是这么定义矿工的,而是清晰地定义了矿工是有权决定协议部署的。显然现在绝大多数项目的开发者不希望自己的开发能力被矿工束缚。

显卡矿工和开发者之间则很少产生矛盾,比如以太坊哪怕是开发者要逆转交易,因为The Dao事故,ETH开发者主导硬分叉逆转黑客盗走的币,矿工也顺从。显卡矿工基本上不会参与协议开发。

我个人认为没有制衡开发者的力量,对于比特币来是不好的。但对中心化的币是否要建立这种制衡力量,我则保持中立,项目都是人家创立的,你还要怎么样,他不没收你的币就不错了,还想着制衡人家。但如果有些币标榜去中心化,标榜社区自治,但却反ASIC矿机,我就认为他们是不对的。

 

5章 反ASIC可能是反对货币派发制度的

比特币是将挖矿作为派发币的一种机制,但其他的币呢?

我们知道以太币的初始派发是依赖于众筹的,最先一批7200万ETH是派发给参与以太坊众筹的。这7200万ETH可是远超过总量的一半。目前几乎所有的新数字货币项目都是有众筹的,无论是叫天使投资还是股权投资,但币是要发给投资人的。

有投资人的出现,那自然应该以投资人为倾斜,这是是否将挖矿设定为派发货币的机制就不一定重要了。货币的派发机制多的很,比如恒星币就使用空投,各种比特币的分叉币会使用预挖+空投+挖矿等办法结合,而ICO币却天然使用按投资额分配的方式。

这些分配制度是各个项目组的自由,我并没有主张比特币的挖矿这种派发机制是唯一正确的方式,虽然我认为这是目前为止最公平的货币派发机制。

或许反ASIC的人认为搞ASIC的人是资本家,而搞显卡挖矿的人是极客,将币发给后者更政治正确。

门罗币很特殊,我查阅读了门罗币的官网,门罗币自称没有预挖、没有盗挖、没有给开发者派发币、也没有给投资人派发币,但他们也反对ASIC。可能他们认为把币派发给ASIC就是不对吧,反正他们的项目,他们自己说了算,只要有人听他们的就可以了。

 

6章 结束语

比特币挖矿是一种不依赖于中心机构来分发货币的机制,这是目前看来最公平的货币分发机制,而ASIC的出现是公平竞争的结果。




关注挖币网公众号

本文地址: 挖币网http://www.wabi.com/news/22259.html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